散文日记

  • 她,是燕子。当雨歌打电话过来,说,燕子,可能要结婚了。我没有愣住,只是觉得难受。很伤心。雨歌说,你难受什么,这不是很正常吗?我不知道。我问自己,是害怕一个人落单吗

    散文日记2022-03-303
  • 缘起缘灭

    编辑荐:在这个世界上,有很多人,所认识的朋友不在一个城市,也是多年不曾相见的或者不联系的,也有一辈子都遗忘了的,这又有什么分别呢?如今的社会是个人与人陌生的社会,

    散文日记2022-03-303
  • 暗流红尘,青天奈何

    编辑荐:我与红尘芊芊一语,殊不知尘间暗客给我猝不及防的伤害,中我无力可及的伤口。纵使我虔诚相待,也不敌接踵而至的冲击。奈何禅心普度,佛光悠哉,世俗的沙漏终究还是

    散文日记2022-03-303
  • 假如时间就是生命

    我们常常说,时间就是生命,其实这只是一句比喻的说法,没有人的时间等同于自己的生命。可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过,如果有一天,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,我们手中的时间真的变

    散文日记2022-03-303
  • 归途手札

    编辑荐:但是我的这些会以一个新的面貌,在两个月后与我相见,那时候是初遇,亦是重逢。经过漫长的等待,16路公交车终于在学院西门停靠,我随着人流一起上了车,带着我的行李

    散文日记2022-03-303
  • 【美文推荐】吕安太丨柿红的思念

    作者 | 吕安太(原创作品 侵权必究)暮秋。我漫步在山间小路上。秋风吹过山坡,满坡的枫叶好像燃烧的火焰,凝聚着激情,升腾着自信,装点着漫山秋景瑰丽。我沿着石子铺成的蜿

    散文日记2022-01-153
  • 太久了,是该哭一场

    太久了,是该哭一场 文/冷松(辽宁.铁岭)第一拳,打在天空导火索是一节双响爆竹墙头上,积雪散落,露出黑色的脸看不见嘴巴和眼睛第二拳,打在山岗刚刚苏醒的太阳,双手合十

    散文日记2022-01-153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  • 尾页